歡迎光臨重慶AG亚游集团工程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汪先生:13708373485
汪先生:13648398582
蔣先生:13629754288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重慶AG亚游集团工程有限公司
汪先生:13708373485
汪先生:13648398582
蔣先生:13629754288
座機:023-68886688
地址:重慶市九龍坡區科城路68號(智博中心)32-9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農民冒充高級軍官虛構“國防工程”詐騙3400萬
時間:2017-06-15 14:56:10  來源:  作者:

偽造的“華東國防海防教育基地建設指揮部”。租來的辦公樓樓頂立著“聽黨指揮建設海疆”8個紅色大字。
核心提示:小學文化的陝西農民張曉全自稱“巴特爾中將”,編造出一個工程量以千億計的“國防工程”,吸引全國各地的建築公司參入工程招標,騙取巨額資金3400萬元。調查發現,這是一起擊鼓傳花式的連環詐騙案。此前被張曉全騙走300萬的張傑因不甘心,與張曉全合夥策劃出更大膽的“海防教育基地”工程騙局。
冒充高級軍官行騙;行騙者原係被騙者,擊鼓傳花再設騙局
隻有小學文化的陝西農民張曉全自稱“巴特爾中將”,編造出一個工程量以千億計的“國防工程”,吸引來自全國各地的建築公司前來參入工程招標,巧立名目騙取巨額資金3400萬元。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這是一起擊鼓傳花式的連環詐騙案。張曉全的同夥張傑曾經卷入一起煙台港工程詐騙案,被騙取300萬元保證金。不甘心被騙的張傑延續前一騙局,和張曉全策劃出更大膽的“海防教育基地”工程騙局。
警方稱,類似騙局在建港工程、建碼頭工程中十分多見,而且頻頻有人上當,把騙局傳遞下去。
“1億土方工程,看你實在,可以優先給你。”
聽到這句話,江蘇南通民營建築企業老板高玉德呼吸急促起來,他努力壓抑激動的心情。他知道自己撈到了一條“大魚”。
許諾將工程分包給高老板的是煙台一位叫張傑的“大校”,他自稱正在蓬萊籌建“華東國防海防教育基地”,有數額超過千億的國防土石方工程。
高玉德在心中飛快計算,“每立方米造價54元,利潤按每立方米1元計算,也有上億的利潤。”盡管他的工程隊沒能力完成如此龐大的工程,但還是決定“先拿下再說,不能失去機會。”
今年3月20日簽完合同,第二天,高玉德就把150萬元打到了“海防基地副指揮長”的賬戶上。自此他一直在等著工程開工。他每過幾天就打電話問項目進展,蓬萊指揮部不停安撫他,推了一周又一周。
直到5月,蓬萊的“海防基地指揮部”被警方查封,高玉德才知道自己被騙了。“大校”張傑隻是一名退伍軍人,無業,與另一個農民張曉全一起虛構了“大校”和“中將”的身份,以及這個龐大的軍事工程,並吸引來自全國各地的建築公司參入工程招標,巧立名目騙取巨額資金3400萬元。
騙局被拆穿時,辦案人員發現,張傑既是本案的行騙者,又是另一起煙台港口項目詐騙案的被騙者,騙局以擊鼓傳花的方式傳遞。

設局
突然冒出的部隊
吸引高玉德的這個“海防教育基地”項目規模巨大。按照張傑的描述,這是一個“由中央軍委批準的國防工程”,土石方數以千億立方米計,還沒有正式對外公布,屬於保密工程。“巴特爾中將”在北京擔任整個海防項目總指揮,張傑擔任“蓬萊前線指揮長”,“國防部副部長”邵存禮也參與此項目。
高玉德並非沒有懷疑過這一工程的真偽。“以前從未和軍方接觸過,他們僅憑幾句話就選中我?”
但4月,高玉德參觀了蓬萊的“海防教育基地指揮部”,指揮部神秘的軍事氛圍給他吃了顆“定心丸”,“部隊都授權掛牌了,假不了。”
指揮部坐落在蓬萊南王工業區長江東街一個停產的酒莊。酒莊內,醒目的黃色警戒線把一棟三層辦公樓和其他地方隔離開。小樓樓頂立著數米高的“聽黨指揮建設海疆”的紅色大字;大樓入口處掛著“中國國防戰略戰備華東國防海防教育基地建設指揮部”牌匾。

令高玉德印象最深刻的是,兩名身穿迷彩服的“戰士”守在大門入口處,進門需要登記。
11月17日中午,新京報記者來到了這個酒莊。酒莊老板張先生說,3月初,兩名便裝男子突然找到他,提出要租辦公樓,“對方說,他們手頭有一項‘國防工程’,急著籌建臨時指揮部。”
當時張先生仍在此處辦公樓辦公,來者急促地催他簽租房合同,“錢不是問題。”當天,來者簽了租房合同,每年租金50萬,租期5年,先交付50萬租金。
兩天後,10多名穿著迷彩服的工作人員進駐辦公樓。他們把陳舊的辦公樓裝飾一新,會客廳配置高檔真皮沙發、茶幾,一樓大廳內豎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牌匾,大廳左邊整麵牆掛著毛澤東“沁園春·雪”詩詞草書,大廳右邊整麵牆掛著“旭日東升”國畫。指揮長辦公室內擺放著毛主席等領導人頭像,辦公桌兩側分別掛著國旗、黨旗。
據警方透露,裝修前,張傑團夥專門派了2名工作人員到部隊考察,仿照部隊風格裝修。
張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辦公樓前掛著“中國國防戰略戰備”的牌匾,一名孫姓負責人告訴他:“這是‘國防部’批準的部隊工程,AG亚游集团手頭有‘國防部’批文。”

酒莊工作人員說,租辦公樓的人要求外人不得跨過黃色警戒線,她經常見到穿迷彩服的人進出辦公樓,也常有外地車牌的車停在樓下,“神神秘秘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麽。”
蓬萊警方在三四月間走訪時也注意到這支“突然冒出的部隊”,民警到發改委、武裝部詢問,得到的答複是“這個指揮部、單位編製、人員編製都不存在。”
套牢
任意指空地當工地
邀請高玉德參觀這棟神秘辦公樓的,是“海防教育基地副指揮長”陳光(化名),他也是指揮部常駐蓬萊的負責人。
今年3月,高玉德簽約時,甲方是陳光代表的中百利呈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下文稱中百利呈)。

陳光給高玉德出示了三份蓋有“國防戰略戰備基金籌委會”紅章的文件,文件的大致內容是:決定在煙台籌建“華東國防海防教育基地指揮部”;任命張傑為指揮部總指揮長,陳光等5位為副指揮長;授權中百利呈作為“華東國防海防教育基地指揮部”的平台公司,具有對外發放工程的資質。
高玉德告訴新京報記者,他看到部隊紅頭文件,中百利呈又是在業內有一定名氣的建築公司,他相信這個工程是真的。簽約第二天,就把150萬元定金打到陳光指定的賬戶上。
警方告訴新京報記者,中百利呈於2013年底被虛構的“中國戰略戰備基金委員會”授權為該籌備處“國防工程”的平台公司,作為軍方收購的企業對外分包工程。
根據合同約定,在海防教育工程項目正式公布後,高玉德還將支付850萬保證金。高玉德籌劃著,等正式文件發布後,他要拉朋友一起做這個工程。“我一個人也做不起這麽大的工程。”
和高玉德同樣等待開工的建築商不少。張曉全、張傑等人從2013年9月開始四處推廣這一項目,湖南攸縣的建築商宋茂林去年底就把錢匯入陳光的賬戶。
張傑等人的騙術是通過朋友串聯在全國做宣傳,以簽訂“國防海防建設工程合同”的名義收取施工單位保證金。他們千方百計騙客戶簽合同,見錢就收,10萬、20萬、50萬、100萬的都收。

為了套牢客戶,張傑及其手下會帶客戶參觀神秘的蓬萊指揮部,還會考察工程項目地,但其實就是在海港邊任意指一塊空地。客戶催促,他們會故作神秘地說,這是部隊保密工程,暫時不能對外公布,要有耐心等。客戶再催促,他們也會威脅,如果對AG亚游集团沒有信心,就退出。
在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視頻資料中,張傑穿著沒配軍銜的軍服給建築商們鼓勁,“等AG亚游集团的項目正式公布了,每個單位的一把手的車一律掛軍牌,AG亚游集团自己建部隊的聯勤加油站。”
張傑還不斷催促建築商們交保證金:“參加國防項目,一定要作風硬,你們一定要記住明天下午四點前,把保證金交到指揮部,不交的,就排除在名單外。”
案發
保密費牽出詐騙案
46歲的山東臨沂苗圃公司老板孫四海是另一個以為“撈到大魚”的人。

今年5月,通過人引薦,孫四海在北京認識了“國家保密局局長”陳飛、“中央黨校處長”韓如意等人。
身著軍裝、派頭十足的陳局長告訴孫四海,國防基金會的巴特爾中將,正在蓬萊籌建海防教育基地,有數額過千億的土石方工程。
“陳局長說,看我是實幹的人,可以幫我引薦1億土石方的工程。”孫四海告訴新京報記者,他還給了陳局長10萬元好處費。
5月15日,陳飛等人帶著發財心切的孫四海來到蓬萊,見到了海防基地副指揮長陳光。陳光向孫四海出示印著“中國國防戰略戰備基金籌委會”抬頭的紅頭文件。
陳光告訴孫四海,“AG亚游集团這是軍隊‘國防工程’,目前還沒有對外公布,處在保密階段,簽合同前要先交20萬保密費,簽合同後還要支付200萬押金”。
孫四海當時隻有15萬元,他向臨沂的哥哥借錢。孫的哥哥是個精明的生意人,他認為孫沒有做大工程的資質,交點好處費就能承包到大工程,肯定有問題。

5月17日,孫四海哥哥向蓬萊經偵大隊報警,蓬萊市公安局經偵大隊教導員呂海警官介紹,此前他們就接到數起針對海防教育基地涉嫌詐騙的報警。
5月19日,50多名蓬萊公安突襲位於南王工業園的“海防教育基地指揮部”,拘留了14名穿假軍裝的人。辦案民警董警官介紹,他們到達指揮部時,穿迷彩服的門崗擋住不讓他們進:“這裏是部隊重地,外人不得闖入。”民警出示身份,強行突破。
警官呂海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審訊初期,被拘留的人並不配合,一名叫孫芳的女員工說:“AG亚游集团是部隊工作人員,你們公安抓錯人了,用不了多久,中央軍委的同誌就會來‘搭救’AG亚游集团。”
不久,指揮部負責人“巴特爾將軍”、張傑“大校”等均被刑拘,底層工作人員才明白自己上當了。
據孫芳供述,張傑發給他們軍裝,平時對他們進行軍事化管理,所有人均要接受保密教育,不僅對海防工程不能進行打聽,而且互相之間也不能隨便交流。每周,要進行群眾路線教育學習,記筆記,談心得。張傑還承諾,“將來海防基地工程開工後,工作人員都轉成正式軍職,隸屬國防部。”
據警方調查,半年時間內,共有19家公司被海防教育基地項目騙走3400萬元。這19家公司都是外地公司,分別來自江蘇、天津、西安、陝西、湖南等地,“本地人一打聽就能知道底細,很難上當。”呂海警官說。
主謀
冒牌大校、中將和部長
2014年8月,蓬萊警方在北京將主要犯罪嫌疑人“大校”張傑、“巴特爾將軍”張曉全、“國防部副部長”邵存禮抓獲。
據警方調查,張曉全是這起騙局的主要策劃者,並負責起草文件;張傑擔任蓬萊前線指揮部總負責人,具體操作騙局;邵存禮負責偽造文件。
在“巴特爾將軍”對外界的描述中,“海防教育基地”共有6個,都坐落在海岸線上,北起遼寧撫順,南至廣西北海。教育基地是一套組合產品,包括兵器博物館、培訓中心、靶場、部隊醫院等。
2013年9月,“巴特爾將軍”張曉全構思完藍圖,把第一座“海防教育基地”選在蓬萊,並派張傑“大校”到前線指揮部坐鎮指揮。

“巴特爾將軍”被警方抓獲前對外宣稱是“中央軍委中將”,父母是高幹,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立下卓越戰功。
據警方調查,“巴特爾將軍”真名張曉全,是陝西渭南一個農民,小學文化,曾在2008年假冒軍人身份詐騙被甘肅警方采取強製措施。“國防部邵部長”邵存禮,是山東兗州農民,小學文化,擅長於拉關係,偽造文件。“大校”張傑曾經當過兵,上世紀90年代轉業後成為無業遊民,生活潦倒,被捕前住在北京一地下室裏,警察在地下室出租房內,發現大量偽造的軍服、勳章。
據張傑交代,他和張曉全於2012年前後在北京認識,經常一起吃飯喝茶,“認識巴特爾時,大家都叫他‘首長’,我沒懷疑過,平常見麵稱呼他‘首長’。”張傑的大校軍服就是巴特爾從北京某部隊後勤商店買給他的。
即使被抓後,張傑、張曉全、邵存禮均不承認這是個騙局,僅承認偽造軍人身份。
邵存禮說,“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項目,一直在等待中央政府批準,暫時沒獲得批準,並不代表它是假的。”
張傑說,他“完全按照巴特爾的指令執行,沒有懷疑過項目的真實性。”當記者問他,為何偽造軍人身份,他支吾很久,“這個問題不好說。”

警官呂海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在北京辦案暗訪時發現,這群騙子有自己的圈子,“一群專門拉關係的人,坐在萬壽路某賓館茶座裏,都說手上有大工程,並互相吹捧。”
騙來的3400萬元現金,除了買車、裝修、日常開支外,其中1600萬元被匯入張曉全賬戶,1000萬元被匯入邵存禮的賬戶。
今年11月1日,蓬萊警方將涉案的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巴特爾中將”張曉全、“邵部長”邵存禮、“大校”張傑向蓬萊市檢察院移送起訴。
連環案
被騙者變身行騙者
新京報記者在調查發現,張傑曾經是另一起煙台西港工程詐騙案的受害者。他們被騙後不但不報案,反而抄襲乃至包裝、升級騙局,策劃出更大膽的海防基地工程騙局。

2014年1月,以高天生為首的一個詐騙團夥被警方抓獲。經調查,高天生以煙台宏鑫港口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稱宏鑫公司)為平台,偽造政府文件,對外宣稱自己承包煙台西崗區大型改擴建工程,總投資8760億元。
自2010年起,高天生偽造文件,向外承包土石方合同。他“非常大手筆”,一個合同以一億立方米起,隻要交保證金,就可以簽合同。截至2014年1月被抓,高天生共騙取9家公司1000餘萬元。
高天生分包的西港區土石方工程的消息一度傳播很廣,各地都有工程公司前來,試圖分一杯羹。
據張傑供述,他和高天生在2012年認識,聽到消息也想分包部分工程。2013年張傑和高天生簽訂承包合同,張傑和朋友李某共出資300萬作為合同定金。
2013年,高天生把公司從濟南遷到煙台,在5月27日舉行的開業典禮上,張傑身穿軍裝參與了慶祝儀式。記者獲得的一份視頻資料顯示,張傑向高天生贈送了花籃,花籃條幅的署名是“中央軍委巴將軍”和“邵部長”。
2013年8月,煙台市西港區承建方、中交第三航務工程局有限公司在《煙台日報》發布“鄭重聲明”稱,煙台宏鑫港口建設有限公司未取得“煙台西港擴建工程”分包授權。
據張傑供述,他在那時發現上當了,他和張曉全商量,決定和高天生劃清界限,把高天生的騙局包裝升級成海防建設工程,向外承包土石方工程收取定金。
“‘巴特爾中將’告訴我,不要跟高天生做了,AG亚游集团重新做一個‘海防基地’項目。”張傑供述,張曉全2年前就開始醞釀做“國防基金委員會”項目,2013年9月,張曉全從高天生建港項目中找到靈感,決定通過在蓬萊建設“國防海防教育基地”落實“國防基金委員會”設想,並派張傑到蓬萊做前線指揮長,張曉全在幕後操控整個項目。
記者調查發現,張曉全、張傑的海防工程項目和高天生的西港區碼頭擴建項目存在大量重合之處。張曉全在海防項目申報材料計劃書中寫明“在宏鑫公司的啟發下”,策劃了該項目。
記者調查發現,海防基地指揮部“領導層”多數曾參與高天生的項目,張傑拉攏宏鑫公司副總經理羅某耀加入“海防基地指揮部”擔任副指揮長。而另一個受騙者李某也被張傑拉攏擔任指揮部副指揮長。
張傑還趁高天生管理混亂,把高天生的客戶拉攏成自己的客戶。警方調查發現,有數家單位和高天生簽訂合同,最後卻把錢匯入張傑指定的賬戶。
湖南攸縣某建築公司老板宋茂林告訴新京報記者,去年9月,他在煙台考察高天生項目過程中,認識了與張傑關係密切的人,被拉到張傑的海防項目中,交了200萬合同保證金。

從被騙者到行騙者,張傑一夥被高天生騙取了300萬元,卻延續高天生的騙局騙取3400萬。
■ 警方釋疑
為何不報案?
從被騙者到行騙者,張曉全、張傑並非孤例。警察在調查中發現,好幾家被騙公司,到後來明知道這是騙局,被騙的公司老板並不報警,而是將騙局“擊鼓傳花”,轉包騙取保證金。
據煙台公安局開發區分局經偵大隊大隊長陳天勝介紹,今年7月開發區經偵大隊破獲了一起詐騙案,犯罪嫌疑人孫某被高天生騙了180萬保證金,轉身把高天生的項目包裝成建“航空母艦港”土石方工程,繼續騙取保證金,獲利270萬。
高天生案辦案民警向新京報記者證實,被高天生詐騙的9家公司中,至少有3家公司被人舉報再度行騙,最後僅3家公司報案。

更讓該民警覺得無奈的是,他通過高天生的賬戶查到某公司被騙的證據,通知對方配合警方調查,對方卻不承認自己被騙,堅持稱自己在做合法的大生意。有一家公司負責人甚至說:“我願意被騙,不要你管。”
蓬萊經偵大隊也遇到類似的情況,蓬萊警方查出19家公司3400萬詐騙資金,目前隻有一半左右的被騙者報案。
陳天勝分析被騙者不願意報案的原因:有的被騙者又將自己承包的工程分包給其他人,賺到更多保證金,因此不願意配合警方調查。部分被騙者的“高明之處”在於把自己包裝成受害者,聲稱自己不知道該項目是假的。“沒有‘故意’這個主觀要件,要指控他們犯有詐騙罪,比較困難。”
陳天勝指出,土石方工程工程量大,技術含量低,隻要有車隊,或者雇傭車隊就能幹,拉關係就很重要。因此在建港口、機場等項目的城市,很多搞關係的人聚集起來,隨之而來的就是各類騙局。實質都是虛構工程,巧立名目騙錢。
警方建議投資企業在交保證金之前,應委托律師通過工商部門,銀行摸清對方的主體資格等情況;還要對對方提供的有關文件、材料認真進行核對,防止以工程項目為名行騙。此外,建築公司要向規劃部門諮詢工程是否已經審批、向國土資源部門諮詢土地使用情況、向規建部門諮詢項目招投標情況等,提高防範能力和意識。

上一篇:搶修生命通道 “鋼木土石組合壩”重現抗洪一線

下一篇:返回列表
版權所有:重慶AG亚游集团工程有限公司
地址:重慶市九龍坡區科城路68號(二郎渝高智博中心)32-9室
本站搜索關鍵詞:重慶土石方 | 重慶土石方工程 | 重慶土石方施工 | 重慶土石方承包 | 重慶土石方公司